【航海杂谈】郭川创纪录四周年 失联五个月我们永远等你回来

发布日期:2017-4-10
4月5日,四年前的这一天清晨,青岛奥帆中心迎回了这座城市的英雄——在震耳的锣鼓声和岸边人们的欢呼声中,40英尺级帆船“青岛号”缓缓驶入港池,站在船头的郭川,点燃了航行中应急使用的燃烧棒,恣意呐喊。 137天20小时1分57秒,航程超过40000公里,他创造了单人驾驶40英尺帆船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世界纪录……那是郭川航海生涯最高光的时刻之一,时至今日,那个在晨曦中洒下英雄泪的硬汉形象,依然是船长留给人们最深的记忆。

距离停靠码头还有十几米,穿着厚重航海服的郭川,纵身跃入海中,奋力游向岸边,那里站着她的妻子,还有一岁多的小儿子。爬上码头,跪在妻儿面前,郭川和妻子没有拥抱,而是相对而泣,似乎4个多月相互牵挂的情感煎熬在那一刻不知道该怎么释放。

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是勇敢者的游戏,世界上成功完成这一壮举并得到国际帆联纪录委员会承认的不到200人。而在40英尺级别帆船领域,郭川是第一人,他选择的是异于前人的路线:从青岛出发,驶过太平洋,穿越赤道,途经合恩角,进入大西洋,绕过好望角,驶入印度洋,再穿越赤道,经南中国海域,回到青岛。这条用几十个字就可以描述的航线,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恶劣天气、船体故障、难以下咽的食物,还有令人几近崩溃的孤独感。郭川说,自己通过哭来缓解压力,“在海上,我哭的次数比陆地上多多了。 ”

郭川创造了中国航海运动太多个 “第一”,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第一人,无疑是最具标志性的。他因此获评CCTV体坛风云人物年度特别贡献奖,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第一人罗宾爵士称郭川是一个最好的榜样和大使,“他让中国的航海运动和世界连接在一起。 ”

面对荣誉,郭川没有止步。 2015年,他带领团队驾驶“中国·青岛号”从俄罗斯摩尔曼斯克起航,经受了严寒、冰雪、大雾等极端天气的考验,以12天3小时8分15秒的成绩创造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以无动力帆船不间断穿越北冰洋东北航线的世界纪录。这个团队的其他5名成员均是来自欧洲的优秀水手,中国人郭川则成为他们的船长。帆船界权威杂志《帆船与航行》把当年的年度成就奖授予郭川:“作为来自帆船航海并不发达的国家——中国的水手,郭川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帆船航海的潜力。 ”

正如郭川入围2016感动中国候选人物评语中所写:郭川在中国现代帆船运动初起时走向海洋,他开创的航海事业几乎是中国现代帆船航海的缩影。他的人生经历中,实现自我的决心和改写航海史的荣誉感激励了很多人,也改变了很多人。

2009年初春,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登陆青岛,“绿蛟龙号”距离终点还有20海里,船长伊恩作出一个决定,让担任媒体船员的郭川负责驾驶最后这段“回家路”,而按照惯例,媒体船员是没有资格驾驭帆船的。

“这是本次赛事我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奥帆中心的赞助商大棚里,郭川接受几名记者的联合采访,每一个问题都会思考一下,语气平缓,时不时露出淡淡的笑容,正如他一直以来给人们的印象,平和、谦虚。这个时候的郭川,内心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大到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是世界顶级帆船赛事,参赛船员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水手。在这个领域,中国人郭川刚刚入门。 “就像一个小学生面对着十个教授。 ”后来采访中,郭川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技术、经验、身体素质、包括对航海的认识,郭川都与队友有着明显差距。这种差距,在枯燥的远洋航行中,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压得郭川喘不过气来。

在青岛犹如英雄凯旋般接受欢迎,郭川明白那更多在于自己的象征意义,他是出现在这项世界顶级环球帆船赛事中的第一张中国面孔,而且是青岛人。

小时候有一段日子,郭川跟着做地质工作的父母东奔西走。这样的经历和地质队员后代的天性,让郭川热爱探索,执着尝试。如今,郭川辞去待遇优厚的公职,脱离体制的故事,人们已经耳熟能详。从一位极限运动爱好者,到中国帆船运动的先驱和标杆,后来担任郭川团队总经理的刘玲玲说,这个转变有些命运安排的味道,“我觉得是时代把他推到了这个位置。 ”作为2008年奥运会帆船赛的举办城市,青岛提出了打造“帆船之都”的目标,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玩过”大帆船的人,又是青岛人,郭川无疑是最好的“帆船之都”形象代表。

这个过程,对于郭川也是残酷成长的过程。随“绿蛟龙号”停靠青岛后,郭川一度想过放弃后面的比赛,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下来。那段痛苦不堪的过程,反而成为了一种激励。结束沃尔沃的比赛后,刚刚声名鹊起的郭川“消失”了,媒体上见不到他的消息。郭川去了航海运动发达的法国,按照职业航海者标准进行着训练。与郭川交情深厚的青岛航海运动学校副校长曲春介绍:“郭川有些内向,话不多,但是内心坚定,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定下了单人环球航行的目标,并一直按照这个要求去训练。 ”所以,他选择了盛产单人环球航海家的法国。

训练的过程严苛而枯燥,对于人的身体状态和意志品质是极大的考验,郭川坚持了下来,并通过不断参加欧洲顶级职业赛事,逐渐让自己在国际帆船界有了位置,直到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郭川,这个名字已经可以写进世界帆船运动的历史,他成了大家口中的“船长”。

2012年11月18日,郭川开启单人环球之行。那天上午,当欢送仪式结束,人群逐渐散去,情人坝上,郭川的妻子突然朝着“青岛号”帆船远去的方向跪下来,磕了三个头,以这样的方式为丈夫祈求平安。

外人无法真正感受郭川妻子内心的牵挂和担忧,幸运的是,郭川顺利完成挑战,平安归来。而这次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成功,也让郭川的亲人和朋友,对他有了更多信心。等到2016年10月19日,郭川驾驶着超级三体帆船从旧金山金门大桥出发,开启穿越太平洋的航行挑战时,外界并没有太多的担忧,毕竟相比于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难度并不算大。直到六天后,噩耗传来……

那一段时间,青岛市帆船帆板(艇)运动协会常务副会长林志伟的微信朋友圈里全是关于郭川的消息,她曾在深夜留言:“这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痛。 ”林志伟与郭川相交多年,是郭川口中“敬爱的大姐”。今年初,林志伟特意组织了一场航海沙龙,邀请青岛各界与郭川有过交集的朋友参加,分享与船长的故事,“郭川是一个低调、内敛的人,他有坚韧不拔追求卓越的精神,又有着待人的真诚和对家乡的赤子之心,他是中国航海运动的骄傲,也是青岛这座城市的骄傲。 ”

在这座城市,也不仅仅在这座城市,有太多人为郭川祈祷。走进青岛,还有北京、上海的地铁站,会看到一幅以郭川为主题的公益宣传画。 “我恐惧过、绝望过、崩溃过,但从没放弃过。 ”郭川船长的这句话,最能彰显他身上那种为人所推崇的精神。

生活还在继续,郭川之后,已经有人开始对他的环球航海纪录进行挑战。那艘最后陪伴船长的超级三体船,也修复一新,等待新的驾驭者。在奥帆中心,每个周末都有练习OP帆船的孩子,他们中的很多人视郭川为偶像……


“走得到的地方是远方,回得去的地方是家乡。 ”当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经过被称为海上珠穆朗玛峰的合恩角时,郭川用白纸板写下这样一句话。如今,船长依然在远方,家乡永远等你回来。